八卦“春花会”第二集——华晨雨和他的朋友们终于赢得了胜利

45岁时,颜承旭再次扮演道明寺的角色,站在C位,有着强烈的光环,有着华泽般的气质
2022年5月18日
贾玲生气了,刘涛笑了,赵文卓和蔼可亲,华晨雨加大了动作力度。这个节目太受欢迎了
2022年5月18日

八卦“春花会”第二集——华晨雨和他的朋友们终于赢得了胜利

接上一篇《八卦《春天花会开》之一丨大胆预测,雷佳老师的音综之旅到此终结》,咱们接着往下聊:

到底谁才是《春天花会开》最大的赢家?

回答华晨宇及他的小伙伴们。

这一点毫无异议,八期节目已经证实,花花(华晨宇的昵称,源于一只流浪狗狗的名字)就是左右《春天花会开》民歌创新的真正“后台大佬”,是他让民歌穿上了流行的外衣,融合着、混杂着、颠覆着开始一步步走进我们的新生活。

华晨宇本不该出现在这样的舞台上,虽说他的唱作稍微靠向一点民族歌曲的风格,但那也是搭边不搭界。花花习惯于用滑音挑战高音程,不同于张雨生、孙楠那种纵跨8度闪冲云霄,花花唱出的许多起伏都是通过修饰音色、维系音色,像过山车那样靠力量一推到顶,又一滑到底。这种方式多被用于戏曲唱法中,或许就是基于这一点,他被邀请坐上了《春天花会开》的伯乐席位,紧挨着民歌皇后雷佳。当然,更看中他的还有一点,因为他算音乐创作人。

既然坐到这里了,就得发一分光发一分热。从第一期开始,他便表达出了强烈的“融合”理念。面对牛奶乐队、电音制作人郭曲、楚笛、梦露等等,他都给予相当的肯定,因为他们都有创新。

这里我要说,千万不要小看花花的低调、谦卑与配合。其实在他的内心深处,蕴藏着强大而又执着的一股力量,彰显价值!就像当年参加“快男”,从他娇小的身材里,你绝想不到其实在那儿,还包裹着蓬勃而出的熊熊烈焰,一旦命运垂爱,这股火就会烧遍四周荒野,烧遍无数人的心灵,直至征服你俘获你,将其奉为神一样的存在。浴火中,你一定看到了,他在嘶喊与宣告,独立的我无畏的我,就是你的一切!

所以,当花花坐在伯乐席上的时候,我没有讶异,这很正常,芒果与天娱联手捧红的花花不坐这里谁来坐?既然想让民歌走出断层的尴尬,只有向流行伸手,向潮流妥协。花花的当红就是流行乐发展的风向标,这一点在湖南卫视的舞台上,永远毋庸置疑。

来到《春天花会开》的花花,轻描淡写地表达了自己的观念:

传统,也可以很流行;好听,没有那么多界限;用多元的音乐风格,为民族音乐注入新的活力,让传统成为流行!

这段表白既符合节目生产的意愿也迎合了大顾问田青老师对新民歌的定义。只要是好听的、来自于中国的、老百姓喜欢的那就是好民歌。管它运用了什么样的手段与方式,让民歌成为当下年轻人熟悉的、喜爱的,能很顺畅地、很自然地进入年轻人的歌单和眼帘。

这便是花花正能量的大野心、大盘算!

只可惜,心中渴望的愿景与骨感的现实距离太遥远。环顾整个八期节目,能入花花法眼的只有郭曲一人。牛奶、梦露、楚笛等都是差着那么一步,迈不进来。

第一次听完郭曲演唱,花花毫不吝啬地当面鼓励、赞美,并与之探讨改编方向和尺度,又毫无保留地将自己的创作经历、经验真诚地贡献出来与之分享。不能不说,他是真的进入到“伯乐”的角色里边去了。

那么郭曲算不算花花认为的“千里神交”的“大才子”?

郭曲不是红极一时的大明星,也不是才华横溢的大音乐人。只是他的部分经历确实令新生代音乐人羡慕和钦佩。他是2021全球百大DJ排行榜排名第69,是该榜历史上排名最高的中国籍艺人。郭曲,艺名:Panta.Q ,武汉大学本科毕业,也是伯克利音乐学院最高荣誉毕业生。现任熊猫人军团领袖、首位签约Ultra Music厂牌的中国音乐人、中国栏杆协会最严格的质检员、中国地区Skrillex(八项格莱美奖获得者,全球知名DJ)粉丝头子、福布斯中国30位30岁以下认证精英。很牛的名片,也很,很小众的名望。

郭曲是个极有个性的人,明明是时时品尝着人气与燥起来的热乎蛋糕,他却认为好的音乐不该为了人气而去迎合,而是要努力做出自己的音乐来引导听众审美。或许就因为这样的想法,他抱起了吉他开始了用唱作来引导的经历。其实他没有歌唱的天赋,拿得出手的除去DJ,也就是玩玩电音。

可这就足够了。

当今中国流行乐坛,玩出好的电音足够出圈了,要知道多少唱歌天赋欠缺的流量明星不都最终选择了电音吗?为什么?人声与电音效果孰高孰低不取决于能力,而是取决于想法创意。

如果有人质疑花花参加《春天花会开》不太妥帖,那么郭曲的到来更是风马牛不相及。

可他来了,据说是因为母亲的几次短信催促与吆喝,他不好意思不来。这种与《春天花会开》的不期而遇,恰恰缓解了花花无从下手的尴尬。于是各种花式夸赞出现在了《春天花会开》的舞台上、花絮中、加更中。

但,这不是唱作人的一场聚会,而是关于民歌创新、走出低谷的一场涅槃。

花花不能像雷佳老师那样,身体力行地传播普及民歌小知识;也不能像谭维维那样,见到原生态大神就两眼冒绿光。他清楚自己的本事与定位,唯一能做的就是去翻找郭曲这样的同仁,携手推动。所以,他放弃了姥姥不疼舅舅不爱的拉丹珠、放弃了音色至柔至美的张群航、放弃了倔强地坚持蒙新合体共创的小麦与敖日等。一句话,只要是VOCAL型的,早已不在他的考虑范围内了。因为,唱不是主要的,那只是技术活,熟练工种只有创作才是智商高地的仙人游戏。同时,他的号召力也是蛮大的,现场400名常年关注湖南卫视的知音团成员,有几人不识花花?几人不给面子?又有几人不曾见过花花的花开时节?

通过郭曲的音乐创作能力,结合花花自己的独特想法,他与郭曲联手刮起了《春天花会开》的创新之风。花花的民歌、民族音乐的认知库里,有几个元素是他格外关注和留意的,比如:民族乐器的使用,像什么编钟啊、埙啊、鼓啊、古琴啊等等;还有就是唱法上,如蒙古族的呼麦、维族民歌的宫调式,徵调式、商调式等等,至于西南民族的、东北的、黄河流域的等民歌特点,并不在花花青睐的范畴内,因为他觉得自己的风格就很靠近了,无需也不必再借鉴。

这几方面的体会支撑着花花对民歌创新的构想。所以,第八期节目中,花式夸赞完郭曲与龚爽的《青春舞曲》之后,他亲自上阵,为观众奉献了一曲他自己认为的“很民歌”《小镇里的花》,既为各路选手打个样,也顺带表达出自己的花式民歌理念。

一曲唱罢,花花用实力与想法彻底击溃了前几期所有的歌单,什么《光》啊、《长江之歌》啊、《橄榄树》啊等等全都被挤掉音源平台榜单。结果就是,春天的花园根本就没盼着中国民歌界期待的那种花开花败,而是苦苦等着华晨宇的这朵《小镇里的花》绽放。至此,花花完美地在《春天花会开》中实践了自己的民歌创新之梦。

郭曲与花花的这场不期而遇地相碰,道出了当下年轻人对民歌的终极态度:

  • 谁能唱什么样的歌取决于歌唱的能力,想大声吼、想大声地炫技还是想委婉轻吟都随便,尽情地去唱,互不干涉互不干扰;谁有本事谁就拥有天下,歌坛早该遵循丛林法则了。
  • 请不要再用什么所谓的民歌概念来划定界限了,流行的、民族的其实都在一个篮子里,管它是美声的、民族的、通俗的,但凡人们喜欢,那就都是流行的,就是好歌。流行才是刚需!
  • 如果不流行,那就要找找原因了,是编曲不好还是配器不好?再者就是旋律差点意思?犹豫什么?抓紧改吧!反正手段越来越多,只要元素不丢,谁说改编的作品就永远是千年老二?灵魂没了?灵魂是什么东西?谁让这首作品红,谁就拥有了当下的灵魂。

花花的《春天花会开》绽放出了一种无畏向前的精神。不晓得雷佳、龚爽等为代表的民歌胜没胜利,但花花和他的小伙伴们胜利了。

面对这样的胜利,我不知从何说起了。

上一篇:八卦《春天花会开》之一丨大胆预测,雷佳老师的音综之旅到此终结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