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男声」的综艺感,会是音乐选秀类节目的新玩法吗?

《快乐男声》人气排名,“养鸡”榜首,第三名的背景吓坏网友
2017年6月23日
《明日之子》选手欧洲各国开“巡演” 盛世魔音现场开唱感动华晨宇
2017年6月23日

「快乐男声」的综艺感,会是音乐选秀类节目的新玩法吗?

提起“选秀”,必然绕不开国内选秀节目的鼻祖——湖南卫视。

从2004年开始,湖南卫视操办的“超快系”节目捧红了一大批选秀艺人。但随着近年来选秀热潮的此起彼伏,“超快系”不可避免的陷入了同质化、陈旧化,渐渐被人淡忘。

今年,“超快系”之《2017快乐男声》“网综”的节目形式重新回归荧屏。

「快乐男声」的综艺感,会是音乐选秀类节目的新玩法吗?

这一届快男以“95后”为主,主打青春牌,邀请了李健、罗志祥、陈粒作为音乐召唤师,与选手一起并肩作战、命运共担,最终决出最具潜力的新星男声。

赛制上也变得更加复杂残酷,选手会经历面对面清唱、棚唱、选择召唤师等一系列环节,每一次比赛都有可能会淘汰半数以上的选手。

节目打出的口号是“随我”。可以发现,无论是选手表演、召唤师选择还是剪辑,都变得随心随性,没有所谓的条条框框,发挥空间非常大。

就像总导演陈刚在今年年初的《2017快乐男声》发布会上说的:

“说句实话,从04年做到现在,我自己对于比较老旧的音乐套路已经觉得很烦了。既然今天我们是在互联网上做这件事情,必然是,这个是我们明确提出来的一个画像和主流的元素方向。”

「快乐男声」的综艺感,会是音乐选秀类节目的新玩法吗?

这,或许就是这一届快男与以往的“超快系”的最大不同——

有个性、有网感、随心所欲,将“随我”贯穿到底。

01

明星的随我

《2017快乐男声》全国赛第一场就是300进30的大淘杀。

比赛分两轮。第一轮是清唱,选手被划分为三个大区,每位明星负责考核一个区域的成员。

「快乐男声」的综艺感,会是音乐选秀类节目的新玩法吗?

没有舞台灯光,没有音乐伴奏,明星与选手一对一的正面“对弈”。

选手会有60秒的清唱时间,明星听完立刻就要给出“淘汰”还是“通过”的决定,被淘汰的选手直接止步全国300强,通过的选手则可以进入第二轮。

「快乐男声」的综艺感,会是音乐选秀类节目的新玩法吗?

第二轮是棚唱,三位明星同时考核一名选手。

这一次,选手会有1分30秒的带音乐演唱时间,三位明星根据选手的综合表现力决定他的去留。

如果三位明星在选手表演过程中都没有举手的话,则表示该选手晋级;如果有1-2位明星举手,则表示该选手进入待定区域;如果三位明星全部举手,则表示该选手淘汰,以此决出全国30强。

「快乐男声」的综艺感,会是音乐选秀类节目的新玩法吗?

这样的比赛规则就意味着,全国30强的决出其实会有很大的随机性

比如在第一轮中,因为每位明星的喜好有所不同,所以判断选手是否通过的标准也不一样。

罗志祥看似亲和好说话,但对选手的要求非常严格。就算选手唱得再好,但只要表现出一点“油条”,罗志祥就会将其淘汰。

他认为,新人就应该有新人的样子,不要表现出不属于你这个年龄的东西,他是专门“控油”的。

「快乐男声」的综艺感,会是音乐选秀类节目的新玩法吗?

「快乐男声」的综艺感,会是音乐选秀类节目的新玩法吗?

李健外表看似严肃,相对来说却要随和很多,用选手的话来说,就是在“不停的发卡”。

在海选过程中,还一度暴露出了李健的“颜控”本质

「快乐男声」的综艺感,会是音乐选秀类节目的新玩法吗?

「快乐男声」的综艺感,会是音乐选秀类节目的新玩法吗?

「快乐男声」的综艺感,会是音乐选秀类节目的新玩法吗?

而陈粒外表柔柔弱弱的,听选手唱歌时也满脸笑容,但淘汰起来却毫不留情面,让人完全摸不准她的套路。

上一秒,她还在夸人唱的好,声音好听,下一秒就说“可是我不能给你pass卡”,这也引起了许多选手的不满和质疑。

陈粒听到这些质疑,就说了两个字:随我

「快乐男声」的综艺感,会是音乐选秀类节目的新玩法吗?

每一位明星都极具个性,一切全凭他们的感觉和喜好,一句“我不喜欢”就可以让选手的比赛到此结束。

到了第二轮,明星的“随我”态度表现的就更加明显了。

这一轮是要三位明星全部通过才算晋级,三位明星因为各自观点不一样,不断产生“内讧”。

「快乐男声」的综艺感,会是音乐选秀类节目的新玩法吗?

比如陈粒对罗志祥青睐的唱跳型选手不太“感冒”,罗志祥则对陈粒喜欢的怪诞型歌手没什么兴趣。

用理科生李健的形容就是:这就像物理上的串联电路,三个串一块,只要有一个停止、不喜欢,这电流就通不过。

「快乐男声」的综艺感,会是音乐选秀类节目的新玩法吗?

明星们的“随我”个性,一览无遗。

02

选手的随我

这一届快男选手以“95后”为主,年轻、敢想敢做、随我正是他们身上的标签。

从外形上看,他们当中不乏“奇葩”、前卫之人。

「快乐男声」的综艺感,会是音乐选秀类节目的新玩法吗?

「快乐男声」的综艺感,会是音乐选秀类节目的新玩法吗?

从性格上看,也有豁的出去、敢于展现自我的人。

「快乐男声」的综艺感,会是音乐选秀类节目的新玩法吗?

言语更是直接、大胆,把自己的得失心、功利心表现的十分明显。

「快乐男声」的综艺感,会是音乐选秀类节目的新玩法吗?

「快乐男声」的综艺感,会是音乐选秀类节目的新玩法吗?

「快乐男声」的综艺感,会是音乐选秀类节目的新玩法吗?

对明星选人标准的不满,他们也会直接发泄出来。

比如有一个唱RAP的选手,自认为在场没有一个RAP能比的过他,但他被陈粒淘汰了。

得到结果后,他并没有把情绪藏起来,而是直接将头上的帽子甩掉。

罗志祥那边也是一样,碰到一个自认为唱RAP很厉害的组合,但他们同样被淘汰了,在之后的采访中,他们直接对罗志祥表达了不满。

「快乐男声」的综艺感,会是音乐选秀类节目的新玩法吗?

节目中最大的争议来自于一个“不会唱歌”的选手,他之所以能够进入全国300强,就是因为长相出挑。

但罗志祥还是把pass卡给了他,因为他单纯、没有城府、是一张白纸、容易教学。

这引起了大部分人的不满。

「快乐男声」的综艺感,会是音乐选秀类节目的新玩法吗?

有人甚至直接质疑节目是不是有黑幕

「快乐男声」的综艺感,会是音乐选秀类节目的新玩法吗?

敢把这样毫无道理的“选人标准”和“黑幕质疑”摆在台面上,何尝不是证明了节目的主题——随我

我爱怎么选就怎么选,我爱怎么说就怎么说,我爱怎么想就怎么想,反正随我。

03

后期的随我

不难发现,这一届快男有一个很鲜明的特点:综艺感

这就不得不提到快男的后期了。后期特别善于发现选手的共性以及明星的特点,再融合深厚的剪辑功力及超级想象力,为原本平淡的海选增添了各种亮点。

比如罗志祥的“瞎掰特辑”

当罗志祥问起这些选手为什么会来参加快男的比赛,不少选手给出了特别高大上的回答,什么“为中国歌坛做出一份贡献”、“这个梦想从我两岁就开始了”、“我为这一天等了八年”……然后罗志祥就会一脸正经地说“瞎掰”。

「快乐男声」的综艺感,会是音乐选秀类节目的新玩法吗?

比如李健在听选手唱歌时不停地给选手提“你可以去参加中国好歌曲”、“内地有一个节目叫奇葩说”等建议,后期就给李健剪了个“向外输送人才特辑”

把这些有趣的对话全部剪到一块,最后再配上一张导演找李健谈话的照片。

「快乐男声」的综艺感,会是音乐选秀类节目的新玩法吗?

除此之外,还有鬼畜效果、Q版形象、卡通插画、弹幕等多种花式特效,抓住了每个人物的特征,让明星与明星、明星与素人、素人与素人之间的互动显得尤为欢乐。

但是,这样的综艺感显然冲淡了竞技类音乐节目的严肃。网上就有不少声音觉得这样做不符合音乐类节目的本质,要给差评。

于是第二期下集一开篇,快男就在字幕上打出了“对不起,导演组错了,我们现在就改变”这样的大字。

「快乐男声」的综艺感,会是音乐选秀类节目的新玩法吗?

「快乐男声」的综艺感,会是音乐选秀类节目的新玩法吗?

「快乐男声」的综艺感,会是音乐选秀类节目的新玩法吗?

「快乐男声」的综艺感,会是音乐选秀类节目的新玩法吗?

「快乐男声」的综艺感,会是音乐选秀类节目的新玩法吗?

「快乐男声」的综艺感,会是音乐选秀类节目的新玩法吗?

「快乐男声」的综艺感,会是音乐选秀类节目的新玩法吗?

「快乐男声」的综艺感,会是音乐选秀类节目的新玩法吗?

但在一段选手演唱的集锦过后,该鬼畜的依然鬼畜,该特辑的依然特辑,该花字的依然花字。

这样言行不一、我行我素的态度,仿佛是节目组在用无声的语言怼回网友:随我!

「快乐男声」的综艺感,会是音乐选秀类节目的新玩法吗?

不得不说,湖南卫视玩起娱乐来,已经是轻车熟路了。

如果节目不被质疑抄袭韩综《Show Me The Money》的形式的话,可能口碑和效果还会更好。

总而言之,把《2017快乐男声》当作一档娱乐综艺来看,观众必然不会失望。

而且值的庆幸的是,在娱乐的同时,它也没有忽略音乐。虽然选手演唱的画面不算多,但节目借由明星之口,不停地在强调“不要油腻”、“要单纯”、“要用最快的速度抓住我们的目光”这样的话。

这些话的背后,就是音乐选秀的初心和本真。

当选秀热潮碰上互联网,用综艺感来曲线救国不失为一个明智之举。

不知道之后这样的风格是否能够保持?这一届快男的综艺感和“随我”个性,又能否再缔造一个“选秀神话”呢?

还没看够?那快来波姐的地盘(uufuli),和波姐一起唠嗑吧~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