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后,《快乐男声》成为了一场荒诞无稽的闹剧

快乐男声陈粒出柜后因这个被骂惨,再唱《祝星》引热议!情感史不要太6!
2017年6月30日
快男首位“叛徒”将出现?陈粒战队黄榕生或成罗志祥卧底
2017年6月30日

十年后,《快乐男声》成为了一场荒诞无稽的闹剧

还记得2007年的夏天吗?继《超级女声》的成功播出后,我们又迎来了首届的《快乐男声》。

十年后,《快乐男声》成为了一场荒诞无稽的闹剧

陈楚生、苏醒、魏晨、张杰……那时我们都被这一群有梦想爱唱歌的男孩们所感动,它也给予了很多年轻有梦的人继续坚持下去的勇气。

同时,那也是让很多人开始喜欢上音乐的一个节目。

十年后的今天,《快乐男声》已经迎来了第四季。但是不少人发现,这个节目和最初相比已经完全变了味,那些打动我们的东西变少了,多了的是诙谐与哗众取宠。

十年后,《快乐男声》成为了一场荒诞无稽的闹剧

从整个节目的剪辑和播出看,三位导师的画面比选手多,很多选手只唱了一两句就淘汰了。《快男》三期播出后,很多网友们都说:“我看这个节目就是为了看导师的,根本不想看选手。”

于是,三位导师成为了这个节目的主要流量,那么就分别让我们来看看他们的画风和特点。

十年后,《快乐男声》成为了一场荒诞无稽的闹剧

出道20几年,身为娱乐圈的“老前辈”,罗志祥的耿直与搞笑让他圈了不少粉。

当他问选手们为什么要来参加比赛时,他们回答:“我两岁就开始想当歌手”“我要为华语乐坛做一份贡献”……

而罗志祥统统用两个字回复他们:“瞎掰!”

十年后,《快乐男声》成为了一场荒诞无稽的闹剧

罗志祥用幽默的方式怼了这些选手,告诉他们“不要太油,新人该有新人的样子”,这是在之前内地选秀上少见的评委风格。

以往的评委都是以“表扬,表扬,再表扬”为主,就是无论选手唱得好坏都说好,这使我们看了会觉得很假。作为导师最重要的就是要指出选手的缺点,才能让他们得到真正的进步。

十年后,《快乐男声》成为了一场荒诞无稽的闹剧

李健总是给人很严肃的印象,像个老板或者校长。不过他段子手式的冷幽默也时常逗得大家前仰后合。

有些选手穿得很潮表演时也是很酷的样子,罗志祥说:“年轻人都喜欢酷酷的”,结果李健说:“要学会内酷!”

十年后,《快乐男声》成为了一场荒诞无稽的闹剧

而李健在音乐上的素养很明显是全场最高的,他也一直在强调他的选人标准还是以唱功为主,光有外表是不行的。

十年后,《快乐男声》成为了一场荒诞无稽的闹剧

相比前两位导师,陈粒的知名度是最小的,甚至有很多看快男的网友会问“陈粒是谁?怎么没见过她?”而与此同时,她作为导师的实力也令许多人产生质疑。

有一位说唱选手本是对自己信心满满,在表演完一段Rap后,陈粒仅因为自己“不懂说唱,对说唱不感兴趣”这个原由就将他淘汰,气得选手直摔帽子。

十年后,《快乐男声》成为了一场荒诞无稽的闹剧

即使是选手唱得真的不行,作为导师也应该给予一些专业性的建议与评价。陈粒这个“任性”的理由,难免令人感到不服气和不公平。

而在三位导师的表演环节,登上大舞台,在乐队音响等配备都一流的情况下,陈粒现场演唱的《易燃易爆炸》有点“惨不忍睹”,声音气息不足,不稳等缺点暴露得很明显。

相比李健稳健从容的唱功,罗志祥成熟的控场能力和舞台魅力,想要从独立音乐圈走向更大舞台的陈粒,要学习的似乎还有很多。

至于选手呢?三期节目看下来,令我记忆深刻的选手只有长得很帅但唱功不行的赵英博;令所有选手都称赞与害怕的养鸡;穿衣打扮与唱歌跳舞都像罗志祥翻版的头号迷弟王广允;以及罗志祥与李健都极力争抢的魏巡。

但上面这几个人,没有一个是因为“唱得好”才被我记住的。

十年后,《快乐男声》成为了一场荒诞无稽的闹剧

十年后的《快乐男声》已经完全变成了一档供人打发时间的搞笑综艺节目,不知道这是好是坏。

曾经每周都准时守在电视机前,为那些男孩们大笑或大哭,和努力发短信给他们投票的日子已经不在了。我们都长大了,时代也进步了,那些偶像们也从二十几岁的小孩成为了三十几岁的大人。

但世界还是那个世界,我们也还是那个我们,而音乐呢?

(中华网)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